天价彩礼婚俗陋习怎么破?

本期策划 马春晓

执行 见习记者 陈莹 唐明 谢禄林 龙兆埏

2018-12-19

  近日,民政部在山东济南召开全国婚姻礼俗改革工作座谈会。会议表示,革除婚俗陋习,推进和谐婚姻家庭建设是人民群众的热切期盼。早在2016年,国家卫计委、中宣部、中央文明办等11个部委印发的《关于“十三五”期间深入推进婚育新风进万家活动的意见》强调,“十三五”期间,中国各级政府将加强引导,倡导婚事简办,反对包办婚姻、违法早婚、大操大办和借婚姻索取财物。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我省部分地方存在天价彩礼、奢侈浪费大操大办、人情攀比、低俗闹婚、拜金盛行、道德滑坡等问题突出,不但成为乡村振兴和脱贫攻坚的绊脚石,而且影响了群众的精神风貌和文明素养,影响婚姻家庭和谐与社会健康有序发展。
  
\
 
  【现象一】天价彩礼的“难”与“俗”
  
  “我身边的朋友结婚,男方都要向女方支付彩礼,3.8万元、6.8万元、8.8万元不等,有的上10万。而且彩礼钱在结婚当天一定要以现金的方式摆出来,好让来参加婚礼的亲戚朋友都看得到,这样别人就会觉得男方家有实力,女方嫁的好。”六盘水市钟山区大河镇的刘先生对此表示不理解也不赞同,他认为只要两个人婚后生活好,彩礼多少并不重要。
  
 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我省部分偏远地区婚俗仍存在奢侈攀比之风,不管家庭经济状况如何,都要大操大办,彩礼居高不下,新房、新车缺一不可。
  
  受到彩礼困扰的还有同样住在六盘水市的李先生,李先生今年快60岁,儿子两年前结婚,女方家就提出了8万元彩礼的要求。因为李先生老两口是普通的工薪阶层,一辈子的积蓄都给儿子准备新房和新车了,手里确实无法拿出8万元的彩礼。“最后给了1.8万元的彩礼,亲家认为养大女儿不容易,彩礼应当给得高一些。虽然两个孩子结婚了,但是彩礼这个事情一直都是一个‘梗’,在我心里挥之不去。”李先生说。
  
  天价彩礼不仅让当事人觉得苦不堪言,对于参加婚礼的人来讲,越来越“厚”的“份子钱”也着实令人咋舌。
  
  在国庆黄金周、元旦、春节等节日因随礼而“财政吃紧”的人不在少数。目前,80、90后是“随份子钱”的主力军,但他们有着车贷、房贷的压力,如果每个月遇到三两个结婚办喜事的,高额的份子钱让年轻人的生活不堪重负。
  
  25岁的小张是普通的上班族,在贵阳市从事销售工作。小张说,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不过三四千元钱,有时候亲戚朋友结婚、生子,各种喜事堆在一起,“份子钱”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  
  “一般普通朋友的话600元到800元,如果是比较好的朋友或者亲戚的话,一般在1000元到2000元。有一个月有三到四个人同时结婚,也有外地的,奔波到那边还要送彩礼,确实比较麻烦,大概花了三千多,一个月的工资就这样去了一大半,压力不小啊。”小张感慨道。
  
\
 
  【声音】天价彩礼违反公序良俗
  
  贵州师范大学法学院客座教授、北京平商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波表示,天价彩礼在经济发达地区比较少见,经济落后地区或因为特定习俗或为了“面子”则比较常见。“天价”反映出一种虚荣心,把婚姻关系和金钱挂钩,仿佛没有物质条件婚姻就没有价值,这扭曲了婚姻的本质,同时也为今后的婚姻关系埋下祸患,导致男女双方甚至两个家庭的冲突和争执。
  
  “天价彩礼会让婚姻关系被破坏,会导致男女双方感情破裂,导致离婚。同时也违反了我国《民法》中的公序良俗原则。”陈波说。
  
  目前我国很多地方仍存在把订婚作为结婚的前置程序,在农村尤盛。伴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,订婚的彩礼也在不断提高,小到金银首饰,大到上万元的现金、汽车、住房等。一旦双方最终不能缔结婚姻,则彩礼的处置问题往往引发纠纷,诉诸法院的案件也逐渐增多。
  
  贵州黔鹰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效明表示,广大青年男女在婚姻方面应尽量从简,在婚礼方面建立新风尚,以双方感情为基础;男女双方家庭应以家庭和睦为重,不要为了面子或单纯的利益而牺牲子女的幸福,为日后矛盾的爆发埋下火种;“成由勤俭败由奢”,婚丧嫁娶是中国人的人生大事,但这并不意味奢侈办事才有意义,而更应该遵从“勤俭”的中华美德进行,提倡绿色婚礼;不要被利益蒙蔽了眼睛,不少情侣正是走到婚姻的门口,反而因为天价彩礼、奢侈婚礼导致分手,甚至已经领了结婚证,没等到办婚礼便要领离婚证,甚至对簿公堂。
  
  因此,王效明建议即将迈进婚姻殿堂的双方及双方家庭多熟悉婚姻法,并领会婚姻法的精神。
  
  【现象二】低俗“婚闹”频现很“闹心”
  
  婚闹本是中国的传统婚姻习俗,婚闹的出现本是为了活跃婚礼气氛,增添欢乐元素。然而,低俗婚闹却让婚礼变了味、扫了兴,甚至侵害他人的合法权益和人身健康,造成恶劣后果。
  
  关于低俗“婚闹”事件,不止一次受到公众关注。
  
  11月25日,遵义一位新郎结婚为躲避朋友恶整,准备通过高速抄近路回家,在逃跑中穿过高速时被车撞倒跌到高速旁的道路上。
  
  据现场目击者介绍,事发时新郎被整急了,跑上高速准备超近路回家,在高速超车道被一辆宝马车撞倒。新郎全身只剩一条短裤,全身沾满了被好友恶搞留下的墨汁。
  
  事发后现场一片混乱,没有结婚的嬉笑声只剩下阵阵哭声。
  
  提起婚礼中的低俗婚闹,遵义的牟先生也大吐苦水:“我一个多月前举办了婚礼,一些亲朋好友就‘婚闹’了自己。”牟先生说,自己被朋友绑在树上,用面粉和鸡蛋砸,脱光了衣服,只让穿一条内裤,还弄了一捆柴让自己背。
  
  说话间,牟先生撸起自己袖子说道:“手臂上的伤疤,就是结婚的时候不知道被谁挠的。”
  
  还有的采访对象表示,为了不在婚礼中被“婚闹”,提前请亲朋好友吃饭,对大家进行了“约法三章”,避免在婚礼中出现低俗的“婚闹”。
  
  【声音】婚俗陋习过火越界法律约束是保障
  
  采访中,也有人表示,活跃婚礼氛围是为了图个热闹高兴,可以“没大没小”,谈什么法律责任?然而,当有些行为过火越界,达到了法律惩戒的标准,显然不能以“活跃气氛”“开个玩笑”“喝多了”来开脱责任,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,在热热闹闹的婚礼上也不能例外。
  
  “如果因为‘婚闹’而造成他人在身体、精神损害,或者严重挑衅社会秩序的时候,是有可能构成具体的刑事犯罪的。这些刑事犯罪包括故意伤害罪、侮辱诽谤罪、强奸罪等。根据情节的轻重,可能被判处不等的刑罚。”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赖禹立说。
  
  有着多年婚姻法教学工作经验的贵州师范大学教师郭艳芳表示,目前,尚未有专门针对婚闹的法律规定,实际生活中如果婚闹产生人身伤害、财产损失的,一般根据《侵权责任法》由婚闹者承担民事赔偿责任。如果造成意外致人伤害达到重伤或者死亡的,除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外,还将承担刑事责任,其涉嫌的罪名分别是过失致人重伤罪、过失致人死亡罪。如果涉嫌《刑法》第二百三十七条规定的强制猥亵、侮辱罪,‘以暴力、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。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,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。’”
  
  郭艳芳建议,在治理恶俗婚闹时,需要多部门配合,如民政部门应做到行政指导的职责,在向新人颁发结婚证时,宣讲恶俗婚闹的不良危害。妇联、共青团也应加大文明婚闹的宣传教育与恶俗婚闹的监督工作。在采取以上柔性治理的同时,应引入强制力保证实施的刚性治理,制定婚闹的专门禁止性法律规定,明确监督主体、追责主体,使各部门不仅在宣传时可以有针对性地普法,在执法时也有明确的法律依据进行处罚。


 
(编辑:姚雨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