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今欲行医于天下者,先治其身;欲治其身者,先正其心;欲正其心者,先诚其意,精其术。为尽快掌握医药知识和技能,他白天入寨串户行医,晚上挑灯夜读,拼命汲取医学知识。

 

  在不断提升医疗水平的同时,2004年,他顺利通过事业单位正式招考,成为了一名乡村医生。而这一次,他选择来到了离家更远、条件更为艰苦的坪寨乡箐马村,从此便扎根下来。

 

  箐马村地处云贵交界,气候恶劣,村民居住分散,交通落后,属于“交通基本靠走,通讯基本靠吼”的极度贫困村。这样一个连吃饭都成问题的贫困村,没有正规的医疗场所,更没有好的医生和药品物质,村民生病从来都是靠着草药以及“小病拖,大病扛,抗不过去见阎王”的处理方式解决。因此,村民因病死亡事例屡见不鲜。

 

  浦仕潮来了,来到了这个别人都不愿意来的小山村,并且留了下来,这一留便是26载。为了改变村里就医难治病难这一状况,浦仕潮白天在卫生室坐诊,夜里则背上药箱翻山越岭、爬坡上坎,走村串户为村民看病,帮助留守在家的老人量血压、测血糖、排查疾病、建立村民疾病档案、规范管理慢性病人、指导健康用药、传播健康知识等。

 

  在箐马村的村民眼中,浦仕潮“医术精湛、医德口碑极好、为人和善”,时长日久,箐马村乃至周边村寨甚至可渡河对岸云南的病人都慕名而来。

 

  虽然名声在外,浦仕潮依旧初心不改,无论患者贫穷富贵,无论严寒酷暑风霜雨雪,无论白天黑夜路途远近,只要村民有需要,他便涉足前往,箐马村的每一寸土地都留下了他坚定的足迹。除了行医治病,浦仕潮还自发帮助村里有困难的家庭,扶贫济困,用行动践行着“医者仁心”。

 

  村里有太多关于他的事迹,其中,流传最广的便是他给安明亮治病的故事。2012年5月7日,村民安明亮在被市内重点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后回到了家,面对那沉重的病危通知书,他放声痛哭。浦仕潮得知这一情况后,主动上门,先是从他的思想、饮食生活入手,再加上临床经验辅助治疗,一个星期后安明亮的病情逐渐稳定了下来。浦仕潮并没有松懈,每天利用中午、晚上的时间去安明亮家为他治疗、调理。刚开始,安明亮因为怕给不起医疗费而拒绝配合,后来浦仕潮细心劝说并告诉他治疗费的事不用担心,他才放下心来接受治疗。就这样,在浦仕潮精心照料了31天后,安明亮的病情得以好转。

 

  2018年3月的一天深夜,还不到10岁的赵美艳突发高烧,先是全身剧烈抽搐,随后面色苍白,大汗淋漓,失去意识,病情十分危险。浦仕潮接到电话后立即赶往,通过仔细检查,诊断为“热性惊厥、严重缺氧、轻度昏迷”。他深知病情的严重性,如果抢救不及时,病人可能随时有生命危险。结合多年临床经验和精湛的医术,他有条不紊地对病人实施抢救,再一次把病人从死神边上拉了回来。类似的事数不胜数,他也早已数不清经历了多少回。

 

  而一次意外事故,却让浦仕潮腰上留下隐疾。2015年7月一天的凌晨,村民王必俊匆忙跑到村卫生室请求浦仕潮到家为其母治病,因病人年岁已高病情严重,浦仕潮安排好手里的工作后便和王必俊骑上摩托车快速前往,谁料途中摩托车意外滑倒,浦仕潮腰部因此受了重伤,住院1个多月。从此,便患上了隐疾。病好后,家人都劝他好好休养,但他不顾家人的劝阻又毅然地投身到他热爱的工作中去。

 

  26年春去秋来韶华白首,浦仕潮不记得走坏了多少双鞋;背坏了多少个医疗箱;在山间泥泞的山路上摔了多少跟斗;他唯一记得的是哪个地方有慢性病人,哪个病人是什么病情,哪家存在什么困难。26年岁月里,他是这个小山村里村民口中的“浦神医”,是村民心中的大善人,更是菁马山间穿行的“百灵鸟”。(朱家艳 雷梅)

 

  (编辑:吴国彬) 

 

推荐

更多

省检察院出台46条意见服务民营经济发展

  近日,省检察院印发了《贵州省检察机关在刑事检察司法办案中服务和保障民营经济发展46条指导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指导意见》),从10个方面

视频新闻

更多

论坛精选

更多

教育引导是防止游戏成瘾关键

教育引导是防止游戏成瘾关键

  2018年,教育部、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8部门联合印发了《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》,其中提到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,控制新增网络游